玩家通讯社

您的位置: 首页 > 玩家互动 > 玩家通讯社 >

“道尊无崖子的手札”(七)

来源:527PK开服表时间:2018-04-12 12:19
“啊!!!!吼!!!!”随着一声切斯底里又无比畅快的吼叫,我瞬间就像一滩烂泥一样瘫软在了一座血红色的大殿台阶上,我已经记不清楚我像一只可怜的臭虫一样在身后的“死亡广场”上爬行了多久,是的没错虽然我不知道仙人前辈们是不是对其有什么好听的仙家称呼,但在我眼里它只能被称作”死亡广场”,天知道我是怎么熬过来的!或者跟年幼时父亲的藤条有关,也或者是每当想放弃时脑袋里就会自动浮现出那半人半妖的女鱼怪身下大管事死掉以后那快要被压到爆出来的眼珠;呵呵,我要是放弃了,在这么大的重力面前,应该很难看吧,要是那副样子,父亲该不认识我了,城门口的小花姑娘该怕我了吧,我虽然这辈子没有太把父亲那句有出息放在心上,但是老子还没有碰过姑娘啊,怎么着也不能那副嘴脸就下到下面去吧!!
 
人快要死的时候,思想真的是很奇妙,不会想着发大财了,不会想着功成名就了,甚至不会想着活下去,就他娘的一个劲的想着姑娘啊,想不到我一向自诩读过几本书,老是看不上“虎大毛子”他们一流,结果到了最后也不是就想着这些事情。不过说实话,我开始本来是想朝中央的紫金色的主殿去的,结果爬到中途却突然发现“绿耀匙”原来并非飞向中央大殿,反而是飞到了这个非常偏僻的血红色大殿上方,并不时闪烁着白色的光芒;我原来能走到这里完全是在“绿耀匙”的帮助之下,如今它难得第一次主动做出了这个状态,我也就赌一把吧,希望不是像小时候被少东家骗去帮他买壮阳药,现在想想都还记得药店老板看着我的古怪眼光。
 
命不该绝吧,就在我堪堪爬到这大殿台阶之上的时候,全身重力顿时一空,在我还没有好好感受这轻快无比的感觉的时候,一阵撕心裂肺的感觉就从我身体里传来,我的五脏六腑仿佛像自己有了生命在我身体内不停的开始乱串起来,这种情况过了好久方才停歇;想来是我在巨大重力下爬行的太久了,身体已经慢慢习惯了这种压力,突然间压力一空害的身体里压强转变太快导致的吧,这么一亲身体会,我倒是蛮佩服城郊小村落里靠采珍珠为生的女蚌人了,怪不得她们老是要用一些破损的珍珠粒在城里药材店中换取一些止咳养护内脏的草药,这种痛苦的感觉我发誓这辈子再也不想体验第二次了,我现在只想睡一觉只想睡一觉,管他老什子的大殿里有个什么稀奇玩意,还要有命拿有命花不是吗?只想一觉醒来发现这是一个梦,镖局大师傅拿着戒尺把我打醒,罚我去城外帮他的庄稼地除杂草挑水。
 
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值得高兴的事情是我醒过来了,不幸的是我并不是在做一个可怕的噩梦。一阵的恍惚过后,也只有苦笑的摇摇头了,除了这样我还能怎么做呢,大叫命运的不公吗?大声咒骂“青云子”?或者我在这里喊到老死都不会有任何回应吧,前提还是我的肚子不会像现在这样咕咕乱叫。对了,其实我并不是自然醒的而是被“绿耀匙”给砸醒的,反正我醒过来的时候“绿耀匙”已经从半空中砸到了我的头上,也不知道该恨好还是该笑好。我把从《周易》,《道德经》甚至是一些粗俗话本里看来的能记住的能称之为咒语的东西都试了一遍可是“绿耀匙”就如同一块普通的破石头一般再也没有发出任何光芒了,就好像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幻觉,人一旦饿起来还真是没有底线了,我居然这么幼稚的对着一块石头上蹿下跳的念了半天咒语,果然是天大地大肚子一饿才最大么。
 
我强迫自己艰难的站起身来,好歹是睡了一会儿,虽然身上还是剧痛难耐可是比起初时那种手指都无法移动的困境还是好了许多。我慢慢的来到大殿的殿门前,原本只是想尝试着推门看看,没想到大门居然一推就开轻松无比,简直与之前的种种形成了剧烈的反差,害我整整在外面错愕了半天。不过事出反常比有问题,父亲以前说过娘亲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天底下没有谁应该对你好,也没有谁会无缘无故对你好;反之对事情也一样,如果你感到每件事情都很难,那么要觉得庆幸,因为对的事情从来都不简单,反之如果一件事情你做起来太简单了,不要盲目的沾沾自喜以为自己多了不起,说不定就是有些人故意放长线钓大鱼,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摔个粉身碎骨;

父亲每次一谈起这个眼神都十分伤感,想来娘亲一定是一个非常知书达理的女子吧,父亲说娘亲临死前一个劲的说让父亲要好好教导我,她说穷人家的孩子没什么值得别人图谋的,所以一旦别人打起了坏心眼,图的就是咱们的命,所以跟富家子弟丢几个钱财不一样,越是穷苦越是要多留个心眼,不然别人丢的是财,我们就只能丢命了。所以,我并没有鲁莽的马上走进殿内,而是探着头在外面张望了好久,拼命的想把殿内的一切都看个明白,可是到底是缺少光源殿内空间又不小,除了眼前的数步方圆以及殿中央的一个形状约莫为丹炉的奇怪东西外就再也看不到其他任何其他物饰了。就在我犹犹豫豫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之时,一声轻叹突然从殿内传来!!!!!
 
这封闭了数千年的偏殿里居然还有人吗!!!我一瞬间被吓的毛骨悚然!!!
 
“小友,你莫非是忘了这并非是死地,而是贫道的通天福地?”,话音还未落下,哒哒哒的脚步声就由远及近的从大殿深处传来。就在我惊魂未定想转身就跑的时候,我居然看到了一张脸!一张和我一样的脸!不对,应该说是虽然五官和我一样但是却苍老很多的脸!这一惊非同小可,我一口气没有上来就瞬间坐在了地上,可是我的意识非常清醒,我就是看到了,不是幻觉!!
 
“这张脸还真是怀念啊,时间是过了这么久了吗?苍月岛的那帮老家伙们还没有放弃吗,唉。”一边说着神秘人一边伸手朝我脸上摸来,可是当他的手掌触到了我的脸庞之时,居然一穿而过,这还是个人吗?!!!“呵呵,忘了忘了,原来我早就不存在了吗?小绿耀还好吗?”神秘人一阵苦笑之后,看到了在我身旁的“绿耀匙”居然像一个老熟人一般打起了招呼。就当我心里一阵无语的时候,“绿耀匙”仿佛向听懂了他的话一样,一下子放出了耀眼的绿光,把整个大殿照的灯火通明起来。一处万年封闭的绝地,一个似人非人的和我拥有同一张脸的神秘人,一间空旷大殿里的绿幽光芒怎么看事情都好像不那么对劲。整个事情已经完全脱离了我的掌握,可悲的是我一点反抗能力也没有,连身体也不知道为什么失去了控制连声音也发不出来了,就当我想闭目等死的时候居然惊恐的发现,我好像没有办法闭眼了,是的,我连闭上眼睛这个简单的动作都被控制了!!!
 
这个妖怪到底要做什么!!!仿佛听到了我的心声一样,那个神秘人转过头来再次看向我,缓缓说到:“啧啧啧,真不错,我知道你一定有很多问题想问我吧,可是我并不想回答你,要是每一次一个“我”来到这里我都要解释一遍那岂不是太伤神了吗。不过,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一个“我”。”说完还不等我有任何思绪,只见他双手握拳身体上倾对着“绿耀匙”打出了数道我看不太懂又十分绚丽的法诀,一刹那“绿耀匙”疯狂的转动起来随即一闪钻入了我的身体内消失不见了。神秘人看到后满意的点点头,又不容分说的朝殿内那奇怪的丹炉一点,瞬间丹炉内燃气了数丈高的蓝色火焰,把整个偏殿照印的蓝光闪烁煞是好看,我发誓这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场景了,比我们比奇国公主出嫁时国王从半兽深山上截取的万年冰晶都还要美丽,据说那可是传奇比奇国王集结了国内最厉害的武士们打败了森林雪人菜得以获得的奇物。
 
“好了,你也该去完成使命了,多说无益,你也肯定记不住,真是遗憾没有记住娘亲的那句话。”说完,他手指一挥就把我丢入了火焰之中。而我被丢入火焰之中后突然没有被烧死,反而是随着火焰的跳动不停的往上空飘动,一直飘一直飘,飘得明显超过了殿顶的高度,飘的明显的超过了岩龙深渊的高度,飘得我渐渐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