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通讯社

您的位置: 首页 > 玩家互动 > 玩家通讯社 >

无疑冒犯,边境守卫与变异骷髅反目

来源:527PK开服表时间:2018-04-24 09:56
当时,那把剑距离我的喉咙只有0.01公分,但是,哥们儿可以对天发誓,我连一丁点的恐惧感都没有过。
 
这绝对是我在比奇城长这么大以来,最有勇气的一次了!
 
火热的阳光挥洒在传奇世界的各个角落,
我的全身都被一股子燥热笼罩着,热得我的脑袋嗡嗡直响。
在那一刻,我的思维仿佛短路了一样,不会走,也不会动了。
 
甚至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了。
就这么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反正我感觉也就是那么一瞬间吧。
 
那边境守卫见我毫无惧色,转怒振臂一抖,引着那把曲折的长剑,就真的朝着我的喉咙刺了过来。
我下意识地闪身躲开,顺带着手中八荒大刀往上一提,正荡在了边境守卫的长剑之上。
 
剑上的传过来的力道并不是很大,随着“叮”的一声金玉之音。
边境守卫应声就被我荡了出去,踉跄之间,那胸前是一阵阵的波涛汹涌。
 
哎!哟!我!去!了!。
不行了不行了。
可不能再看了。
 
我赶紧闭上了眼睛,冲那边境守卫喊道:
“在下并非有意冒犯守卫。”
“烦请边境守卫您,还是先穿上衣服吧。”
 
也不知道是我闭上眼睛起了作用,还是那边境守卫也意识到了,这样打斗可能真的是,略有不雅。
 
总之,闭着眼,一动不动的我,并没有被它一剑捅死。
但是,说真的,一直闭着眼睛,哥们儿心里多少还是有点怕怕的。
 
我就想略微睁开一点点缝隙,看看外边到底是啥情况。
可我这眼皮刚一动,脸上“啪叽”一声,就挨了个大耳光,直打得脸上火辣辣的。
 
与此同时,耳中,也听到了边境守卫的声音。
“还想偷看!”
我靠!!我赶紧解释着。
 
“不敢不敢。”
“就是眼睛有点痒痒。”
 
“啪叽!”
我刚说完,脸上就又挨了个大嘴巴。
 
“现在还痒吗?”
呃。
“好像好很多了。”
我讪讪说道。
 
听着那个声音,貌似就在我身前,也就不敢再睁眼观察什么情况了。
不过,那个边境守卫貌似对我并不放心,又说了句:
 
“变异骷髅!你去看着他,如果他再敢睁眼,就砍死他!”
边境守卫说完,我就感觉脖子一凉,应该是个铁家伙,贴在了上边。
 
我靠,他居然还有同伙!
我的心中一阵莫名的失落。
 
再之后,耳中就听见了一阵,能引起无限遐想的悉悉索索的声音。
 
就在我听得入神的时候,脸上“啪叽”就又挨了个大耳光,我刚想反抗,脖子上那个铁家伙顿时一紧。
我也就不敢再动了。
 
然后,那边境守卫就毫不留情的,对我那张帅气逼人的帅脸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蹂躏!!!
 
这个过程持续了很久很久。
直到,我听到它跟同伙说道:
“变异骷髅,你说,咱们是不是应该把他的眼睛挖出来啊?”
 
当时,也顾不上脖子上的那个铁家伙了,再不走,眼珠子就被人扣走了啊!
想到这,我再不犹豫,脚下猛然发力,强大的反作用力瞬间就把我的身体抛了出去。
 
随着身体的逃脱,脖子上顿时也是一阵轻松。
 
哈哈,说实话我自己都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让我给跑掉了!
想来他那个同伙也是个水货,再加上哥们这么潇洒的动作,哪能让他有机会发挥?
 
在脱离了那个变异骷髅的控制之后,我也就再没有什么顾忌了,猛然睁开了差点被人扣走的双眼。
 
然而,睁眼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面飞速靠近的,非常非常,凹凸不平的墙壁。
 
我暗道一声完鸟!
身体便轰然撞上了那面墙壁。
 
真撞得我头晕眼花,还没等我缓过来,就觉得脖子再次被人按住。
 
然后,一个阴森森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
“我要挖了你的眼睛啊!!!”
瞎折腾啥啊。我心中懊悔不已。

再次被擒住之后,我基本就已经放弃了我那雪亮的双眼了。
 
然而,一直等到了我完全清醒过来了,也没人来扣走我的眼睛。
 
那骷髅不由分说,抡起了原来卡在我脖子上的斧头,就想要灭了我。
那我能让他的奸计得逞么。
 
我十分潇洒地微微一笑,随后,略微往后一弯上身,幅度不大不小,算是半个铁板桥吧。刚刚好能躲开那骷髅的斧子。
 
只见那骷髅歪歪扭扭的扬起了斧子,扬起了斧子,扬起了斧子。
 
你麻淡的,你特么是卡带了吗?倒是砍啊!
你知道哥们儿现在这造型有多吃力吗?
 
过了很久很久很久。
我的腰,弯得肾都麻了,它那斧子也没砍下来。
 
我实在是挺不住了,就想喘口气,哪知道,就在我刚正过来身体的那一刹那,那个卡带骷髅刷的一斧子就砍了下来。
 
再想躲,可来不及了。
慌乱中,我也顾不得什么潇洒身姿了,举刀就往外架。
斧子“当啷”一声,正砍在我的八荒之上,直震得我虎口发麻。
 
气往上冲,对着那骷髅,抬刀就剁。
那骷髅木然地看着我劈向它的刀,不闪不躲,再次扬起了斧子,扬起了斧子,扬起了斧子。
 
去死吧!
只听得咔擦一声,我那潇洒的一刀,直接就把那骷髅的脑袋给砍掉了。
 
解决战斗!
我缓缓地收了刀,就等着这骷髅也会噗一声,就变成一堆碎骨头。
哪知道,这只的品种,却完全不同,那货居然跟没事儿一样,一斧子就砍向了我。
 
吓得我就地一个毛驴打滚,才堪堪避过那一斧。
我还没来得及喘息两下,脖子一凉,一把弯曲的长剑就搭在了我的脖颈之上。
 
我扭头观看,剑的主人正是那个守卫。
你说巧不巧。
我这一滚居然就正滚在了他脚下。
 
我正想说点什么,缓解下尴尬,抒发一下情怀什么的。
却发现,就在守卫的身后,很突兀的就出现了一只手握钢叉的血色骷髅!
 
“小心!”
我大喊。
守卫一愣,就见那骷髅扬起了手上钢叉,就刺向了一脸茫然的守卫!
我也来不及细想了,猛然暴起,一下子就把他扑倒在地。
 
我是以为那边是地。
然而,一阵强烈的失重感告诉我,并不是,我们俩径直地就掉进了墙壁边的一个,漆黑的洞口之中。